•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恶人成长日记 第一百二十八章 女人和女孩

    发布时间:2021-09-23 13:05:30   


    张翠不满意了,哼哼着说:“找头驴穿上这衣服,也比他好看。”

    “死丫头!”王彩凤不满地说,“我儿子好不好看,当妈的清楚。你再敢乱说,当心阿姨掐你。”

    张翠哼了一声,心说,我还不是你儿媳妇,你就这样了,要是真成了小混蛋的老婆,你还不欺负死我。不行,不能干。

    享受足了老婆婆的威风,王彩凤满意地走了,心情非常高兴。

    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她王彩凤也终于要当老婆婆了,能不高兴吗。

    睡觉时,秦寿生发觉张翠有些不高兴,奇怪地问:“你怎么啦?”

    张翠喃喃地说:“生子,姐喜欢你,爱你,可姐和你之间没有感觉啊。一看见你,我就想起了小时候你的样子,总把你当弟弟看待,找不到情人的感觉。你说,你是不是也是这样啊?”

    见秦寿生沉默不语,张翠接着说:“和你发生这事以后,我心里压力很大,工作老出毛病。头几天,我去看了心理医生。他们说,你这是恋母情节。因为从小没有母亲,老跟着姐睡觉,你就把我当成是妈妈了,对我的占有欲望特别强,不允许别的人抢走我。告诉我,我说得对不对?”

    秦寿生脸色很难看,紧紧地抱住张翠,翻身上去,插入她的身体,大声吼道:“我不管!反正你是我的,谁也不能抢去!你只能陪我一个人睡觉!谁要敢动你一根汗毛,我宰了他!”

    张翠一边大声呻吟,享受着性福,一边心中苦笑。这样大胆的举动,这样男人的誓言,要是从自己以前的男友嘴里说出来,那该多好啊!可惜,那个家伙不但性子软,人多疑,胆子也小,整天唯唯诺诺的。连亲嘴,也是张翠为了摆脱秦寿生,自己主动要求的。不然,他绝对不敢。如果他稍微男人点,张翠的第一次,如何能轮到秦寿生来采摘。

    发泄完后,秦寿生觉得非常疲累,喃喃地说了两声“你是我的,你是我的”,就发出平稳的呼吸声。

    张翠起身收拾残局,嘴角上都是苦笑。

    一个女人,和别的男人睡了好几次,和自己想要依托终身的男朋友之间,除了亲过一次嘴外,连亲密的动作都很少。

    很奇怪,实在是太荒谬了。女人,伟大的女人,女人,让人看不懂的女人。

    早晨醒来,床上除了昨夜留下的香味外,只剩下秦寿生一个人了。

    发现留在桌上的早饭,秦寿生心中突然有种温馨的感觉,觉得这才像个家。只是,这个家里是有一个女人好,还是有很多女人好呢?

    走到楼下,秦寿生的眼睛突然瞪起来。

    前面不远处,何平正和一个长得很正点的女孩子一起走着,两人之间的关系显然非常亲密,从毫无造作的亲昵动作就可以看出来。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想起了何平昨天戏耍自己,被洪文文大闹一通,秦寿生大吼一声:“何平!”

    何平哆嗦一下,看见秦寿生,撒腿就想跑。可秦寿生一瞪眼,他就老实了,嬉皮笑脸地说:“老八,我正想找你呢。”

    秦寿生捏着手指,嘿嘿冷笑:“三月债,还得快。老三,昨儿你欠我的租子,该还给我了吧。”

    何平哭丧着脸说:“老八,这到年根了,我手里也不宽裕啊,要不,我把这丫头抵押给你了。”

    那个眉目如画的女孩子当时就急了:“哎,何平!”

    何平把女孩子往秦寿生面前一推,嘿嘿坏笑:“老八,她归你了,咱俩的债就了了。”

    何平撒腿就跑,把女孩子气得直蹦,也把秦寿生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女孩子用不善的眼神打量着秦寿生,用审问犯人的语气问:“你谁啊!何平怕你怎么怕成这个样子了?”

    “你是?”不知道这丫头的底细,秦寿生不敢随便说话,免得漏了何平的底,坏了人家的好事。一旦这丫头是何平的女朋友,他要是把何平的那些烂事都倒出来,只怕何平就是再蔫吧,也要拿着刀找他拼命了。

    “我啊”,女孩子狡猾地说,“何平想让我当他女朋友,可我不想当他的女朋友,我确实不想当他的女朋友,可有时还挺想当他女朋友的……哎,你去哪里?”

    “我有点事先走了。”秦寿生头也不回,飞快地走了。

    这样的女孩子,即使再漂亮,秦寿生也是避之如蛇蝎,免得自己生气的时候,一拳打下去,毁了她的容。

    转过弯,何平冲出来,笑嘻嘻地说:“老八,你又救了我一命啊!”

    秦寿生一把抓住何平,把他按倒在地,“拳打脚踢”一番,才在何平“凄惨”的求饶声中放过了他。

    “那丫头是谁啊?这么叽叽歪歪的,脑袋有问题吧?”

    “靠!别提了!”何平郁闷地说,“那丫头是个鬼精灵,从小就戏弄我,看在她是个丫头,我也不好如何。这一戏弄,就是十几年。本以为她考上大学了,老子就解脱了,谁想到她一回来,又来烦我了。”

    “对了,她爹你该认识吧,就是那个派出所的李所长。”

    “操!”秦寿生打了个哆嗦,想起了那个满脸都是黑线的家伙。就是他,给了秦寿生两电棍,差点没把他给电死。

    “我说,你真对她没兴趣吗?把她给上了,给老子出出气。她那个混蛋老子把老子害得可是太惨了。不能报复他,收拾收拾他姑娘也行。”

    “拉倒吧!”何平打了个哆嗦,急忙拒绝,“要睡你睡!我可没这个胆子。我最多就是拍拍她屁股,摸摸手占点小便宜,至于睡她,我可没想过。我可不想被她爸满校园地追杀。”

    “这样啊!”摸摸下巴,秦寿生心中回想那个小丫头的样子,觉得眉目间除了狡猾的神情,确实不带半点的风情。再想想高翘着的屁股,小巧的**,缎子一般的肌肤,确实应该是个没经历过男人的小丫头。

    “你要是不要的话,她就归老子了。我非要看看,那个李所长知道我睡了他闺女,脸上会是啥表情。”

    “随便!”看见那个叫李云娜的小丫头走过来,何平匆匆溜走,仿佛见到杀星似的。

    “小丫头,到哪里去啊?”既然定下了报复李所长的想法,再看看这个长相甜美的丫头,秦寿生就有了玩玩的想法。

    “何平这个混蛋,又跑了!”李云娜气愤地说,“他说好了要陪我去打游戏的,现在却把我给甩了,不知道又去哪里鬼混了。”

    “咦,你知道他鬼混,还和他来往?”

    “怎么啦?他混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想当他老婆!”李云娜毫不在意地说。

    “走吧,何平这混蛋,把陪你玩游戏的任务交给我了。”秦寿生瞪眼说瞎话。

    “你?”李云娜看看秦寿生,觉得这个家伙长得还可以,看着眼顺,不应该是坏人,就答应了,“好,但是得你请客。”

    “呵呵”,用大灰狼看向小红帽的眼神盯着李云娜,秦寿生温和地问,“我叫秦寿生,你叫什么名字?”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