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乱伦文学
  • 最新排行

    恶人成长日记 第一百二十章 借刀杀龙

    发布时间:2021-09-23 13:05:34   


    中午有事,提前更新。祝大家周末快乐。

    心里的欲望没了,好奇心却出来了,秦寿生坐在小屋里,就等着看热闹呢。他想看看小姐是如何带人打嫖客的。要是被打了,嫖客会不会报警投诉小姐招待不周,顺带着索赔呢?

    何平钻进来,拽着秦寿生,急三火四地说:“快走吧,听小芳说,那个小丽和黑社会有来往。她出去,估计是找人去了,等会恐怕要打架,可别连累咱们了。

    秦寿生吓了一跳:“至于吗?找个小姐还能找出人命来啊。”

    何平一边往楼下跑,一边说:“管他出不出人命,别出到咱头上就行了。”

    跑到楼下,何平反而不着急了,回身四处张望,显然有看热闹的想法。

    不远处的公用电话旁,那个小姐也正四处张望着,显然在等她的帮手。

    何平指点着那个小姐,小声说:“听小芳说,这娘们好像和一个叫青龙的混子关系好,平时非常嚣张,其他小姐都不敢惹她,连叶大娘对她也客客气气的。”

    “青龙?”秦寿生脑海中回想起大鸡的话来。

    “不知道大鸡是不是筹划好对付青龙的办法了,他想让我姐对付青龙,可小翠姐好像没这么大的力度。不然,弄了青龙,大鸡的那个舞厅可就到手了,那可是一年好几十万的钱啊!”

    两台出租车风驰电掣地来到楼下,从里面跳出七八个拿着棍子、刀子的男子,聚到那个小姐身旁。

    小姐扑到一个男子的怀里,哭哭啼啼地诉苦,大声喊着“青龙哥哥”,要那个男子帮她出气。

    秦寿生心里又惊又怒,当初,就是这个青龙让人追杀他的。进入宿舍里追杀他的,也是这些人。虽然王万山早就告诉秦寿生,小天是找的青龙来对付他,可当真见到这些差点要了自己命的人,他还是忍不住地愤怒起来。

    叫青龙的男子一挥手,几个男子立刻分散开来,冷冷地看着楼洞,等着那几个倒霉家伙的出现。

    一个男子走到秦寿生和何平旁边,低声骂道:“滚!不然老子打断你的腿!”

    秦寿生眼一瞪,刚想回嘴,何平一把拽住他,陪着笑脸说:“我们马上走,马上走。”

    两人走得远远的,才停下脚步,回头看热闹。

    何平不满地说:“你他妈的得瑟,在同学面前得瑟就行了。你姐姐再厉害,这些人不知道。把你砍了,你姐姐也不会帮你整容!”

    秦寿生愤愤地说:“妈的,等老子把他们都整到派出所,弄死他们。”

    何平哪里会相信,讽刺秦寿生:“你以为你是谁啊?市长吗?”

    这一说,秦寿生心中突然灵光一动,想到了一个主意。

    见何平面露嘲笑的神情,秦寿生就给他下套,笑着说:“不信?要不咱们打赌。”

    “赌就赌!说,赌什么?”何平一万个不相信秦寿生有这种本事,见到便宜,当然要占了。

    秦寿生坏笑着说:“谁要是输了,就拿着鲜花,到洪文文面前,大喊一声:‘文文,我爱你!你嫁给我吧。’怎么样?”

    “这个…:…”听到洪文文两字,何平有些顾忌,不敢接口。

    那个洪文文,长得漂亮不说,一张嘴皮子,厉害无比。何平这样的色鬼,秦寿生这样的禽兽,时常被她讥讽。两人对洪文文是恨得牙痒痒的,却对她毫无办法。

    大学时期,对一个女人最大的惩罚,就是把她搞定,然后再抛弃她。不过,看洪文文的样子,秦寿生和何平一点搞定人家的机会也没有。

    让两人中的任何一个给洪文文送花,估计都会被人给扔到脸上,丢尽了脸。

    见何平不敢接招,秦寿生露出释然的表情,对何平说:“看见了,不是我没给你机会啊,是你自己抓不住。”

    秦寿生这一说,何平心里的傲气也生了出来,怒声说:“靠,我就不信你还能指挥派出所了。赌就赌,我非看你被洪文文拒绝,在同学面前丢脸的笑话。”

    见何平上钩了,秦寿生得意的笑了,找了个公用电话,给表哥王万山打传呼。

    这片地方归东方路派出所管辖,所以秦寿生才有如此底气。不管青龙如何厉害,他打架了,都要被抓进去,就是没事了,估计也得被关一个晚上。现在,秦寿生没有能力报复青龙,只能这样坏坏他。不过,想到王万山说过的要帮印天整治青龙的话,秦寿生的信心又大了不少。只要青龙进去了,不管出不出来,大鸡的舞厅基本就到手了。

    眼见要到年底了,王万山忙活得不可开交。累的同时,心中也郁闷无比。最近发生的案子不少,但能破的案子非常少。年底时发生的案子,基本上都属于流动作案。不少外地人为了回家过年,都是捞一把就走,使得公安人员很难侦破这样的案子。

    要是持续下去的话,不但所长倒霉,王万山的升职希望也会变得渺茫。虽然有姑父印天罩着,可一些表面上的事情,比如政绩,他还是要做足的。

    “滴滴滴滴”,有人给王万山打传呼。

    看着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王万山纵然心烦,还是回了电话。一旦是哪个热心的线人提供线索,自己不回电话,冷了人家的心不说,多了一件案子,年底的考评又要差了许多。

    “哪位打电话?”

    听到王万山的声音,秦寿生急忙说:“表哥,我是生子,秦寿生。”

    “秦寿生?”王万山心里一转,想起自己确实有这么一个表弟,笑着说,“有啥事需要表哥帮着办?”

    王万山和秦寿生不算熟,也没啥感情,但看在姑姑的份上,能帮的事情他肯定能帮。

    “是这样的,表哥”,秦寿生没敢说自己过来**遇到这件事情,就编了个理由,“我和同学出来溜达,在东方路这里看见七八个男的拿着棍子、刀片,估计是要砍人。这里不是你的辖区吗?我怕他们杀了人,给你招惹麻烦,就告诉你一声。”

    眼见到年底了,要是出啥人命案,今年的奖金基本就没了。王万山当时就急了,大声说:“告诉我地点。”

    几个酒鬼在上面搞完了小姐,醉醺醺地下来,还没等站稳,就被人围住,一顿砍刀棒子伺候,直接就倒在血泊中。

    见那几个人举着棍子,毫不收手地打下去,何平腿都有些哆嗦,牙关打架:“这,这,这要出人命啊!”

    秦寿生拍拍何平的肩膀:“没事,那些家伙不是平常打架的人,心里都有数,很少有出人命的时候。”

    何平惊呼:“他们这么厉害?”

    秦寿生笑着说:“你看看,他们可都是朝腿上、胳膊上砍,那样砍,一般是砍不死人的。”

    眼见几个酒鬼被打成一团肉泥,前方的黑暗中,突然光明大放,警笛长鸣,两台警车从前后包抄过来,将打架的人团团围住。

    “不许动!警察!举起手来!”洪亮的呼喝声传来,在黑夜中异常响亮。

    青龙正搂着那个叫小丽的小姐,在那里大肆吹牛呢,一见警察来了,大惊失色,高喊:“兄弟们,跑!”

    到了年底,正是公安局严打的时候,被抓住了,就是找人帮忙疏通,这年也肯定是捞不着在家过了。

    七八个混子扔下凶器,闷着头,撒腿就跑,五六个公安大眼瞪小眼,一个瞄住一个,追了上去。

    那个小丽吓得蹲在地上,除了小声哭泣,一动也不敢动。

    发觉青龙向自己这边跑来,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秦寿生朝何平摆摆手,四处一打量,发现楼角处有一根四方形的长条木棍,顺手抄起来,等着青龙过来。

    青龙身后追着一个警察,他一心要甩开那个警察,哪里有心想到前边有人暗算。

    当青龙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楼角时,一个木棍在他的眼前出现,由小到大,当的一下砸在他脑门上,青龙直接飞起来,平躺在地上,昏死过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