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美少妇的哀羞】狗尾续貂 26 上

    发布时间:2020-06-26 00:00:42   


      在办公室的中间,在灯光与阳光的聚集下,是一副香汗淋漓闪着淫光的绝美
    肉体。
      匀称的小腿被屈起来和大腿牢牢捆在一起,用两条绳再将这光滑均匀的玉腿
    分别固定在两边护手处,就像等着换尿布的婴儿般仰躺在沙发椅上,将湿淋淋复
    杂鲜艳的耻户及微微鼓起的粉嫩菊丘30度朝上展示出来。用这种最没有尊严,
    最践踏人格的姿势,更是让她将最隐私,最美艳的一面发挥到极致。
      围观的员工们,竟都被眼前的画面震慑得鸦雀无声,连这些女人们都惊得睁
    大了眼睛。这完美的身体,根本就是上帝创造出来最好的艺术品,可如今却用如
    此匪夷所思的淫姿展示在众人的眼前。虽说表上面大家都是在正常环境下长大,
    通过高等的教育,也清楚什么是道德伦理,可就是没办法把目光从这躯体上挪开。
      「太……太美了!」
      好一会才冒出一个声音,众人吞着口水像醒悟了一般看向洋洋得意的刘副总。
      「刘副总,这……真的可以玩?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好身材的女人。」
      「看不到脸太可惜啦,要是是个美人的话,嘿嘿嘿……」
      「早知道有得玩,昨天就不给交公粮了,存货不多啊!」
      「这又白又大的奶子,形状和颜色都很美,这得是个G吧?不,可能不止!」
      「那还用说,她本来就是「专业的」,身材和奴性都是极品,杂志上都有相
    关的东西。」刘副总得意地介绍。
      「太赞了!果然是很会玩啊,今天真有福。」
      「露出!兽交!浣肠!我都只是在色情片里看看过过瘾,死也没想到今天在
    单位里竟能见到这种极品,感谢领导!」
      「安静安静!我说一句,大家玩归玩啊,要注意一点!可不要把那婊子奶头
    上的夹子弄掉了,不然大家都不好看!」刘副总「善意」地提醒。
      现场的气氛越来越热烈起来,在刘副总的指点下他们惊讶地发现,夹在粉嫩
    乳蕾上的东西,竟然和自己的ID卡特别相似。
      「这……?难不成是我们公司内部的人?」
      「别他妈瞎扯,怎么可能是公司的人?我们公司的人除了欣恬姐以外,谁能
    有这么好的身材?」
      「就是,除了欣……恬!!!?」众人面面相觑,刘副总刚说的话明显有言
    外之意,再加上Steve之前和娟子的争吵,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
      「靠!!!不会吧?难道是真的??」
      「围哥,你平时不是对欣恬姐最殷勤吗,怎么样?是本人不?」
      「我怎么知道!我只是对她单纯地钦慕,一天像是苍蝇一样围着转的是王铮
    好吧。」
      「哎哎?王技术人呢?技术哥!就你了过去看看,你不是一直把她当女神一
    天到晚都在吹么?机会来了!」
      「神经病,这不可能是她,她那个臭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除了Davi
    d,对别人都冷得冰一样,上次无意碰到她一下就挨了一顿打,谁吃得住?」
      「可不是她还能是谁?我实在想不到……唉?不去确认一下你能死心?」
      「草,你别逼我,妈的平时好事不找我,现在这种事情叫我了?」
      「技术哥,这哪能不是好事,一会你第一个上她该行了吧?」
      虽嘴上说着不愿意但心里早就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王技术瞄了一眼刘副总,
    发觉刘副总一直意味深长地盯着他。
      「不用看我,想做就做,反正本来就是给你们玩的,只要你到时候还能放得
    开就行。」刘副总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快去快去,刘副总都发话了,没事的!」众人跟着起哄,王技术故作半推
    半就地靠了过去。
      站在欣恬面前,更能深切地感受到这种惊心动魄的鲜活美感所带来的威压。
    王技术缓缓伸出的手都止不住颤抖,生怕惊扰到眼前这个人。
      「技术哥,你在墨迹啥呢,手别抖行不,快点!」
      王技术稳了稳心神,深深吸了一口气,勇敢地将夹子上的ID卡捏紧,微微
    向上翻起一个角度。
      「啊!!!」王技术吓得一屁股坐地上,「是,是她!真是她!!」支支吾
    吾半天好不容易才说出一句话。
      大伙一听脸色都变了,没想到刘副总背后的势力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到这个地
    步。这本杂志里边所记录的内容,都是如果真是她做的,那一直以来所吹捧、爱
    慕的女人究竟是怎样的本性。
      一直一旁站着的娟子,脸色愈发难看,虽然不愿意承认,即使看不到面罩下
    的脸,就凭王技术的反映和这完美的身材就能猜到,眼前的这个人八九不离十就
    是自己的好姐妹。
      「娟子姐,这?怎么回事啊?难道真的是她?」
      「别问我!我怎么知道!不管怎么说,我还是相信我的姐妹,就算真的她I
    D卡,那人也肯定不是她,或者是被人下了迷药,所以才……」
      「怎么说话?谁他妈下药了?你是在质疑我?我可以保证,真的没对她怎么
    样,虽说是公司的安排,但全都是她自己自愿的。」刘副总摊了摊手,表示并不
    关自己什么事。
      娟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强行把还想说的话咽了下去。虽说与刘副总没多少
    来往,但他的秉性全公司上下都很清楚,更何况他背后的势力是凭自己的身份地
    位都万万不敢惹的人。
      Steve拍了拍娟子的肩膀,一本正经安慰道,「其实不止是你,我就在
    前不久刚听说,也一点都不信,可事实就是如此,知人知面不知心,她确确实实
    就是这种反差婊。一边享受被众人捧起来的疼爱,一边又在背地里当母狗享受身
    体的愉悦,真是很贪心的女人。」
      「嗯,说得在理,这样吧,要是不信,就让这个骚逼她自己给你们介绍她到
    底是啥样的人,总可以了吧?这样该有说服力了吧?正好,你的护手霜借用一下。」
      「……」娟子阴沉着脸默许。
      刘副总做了一个保持安静的手势,利索地解开欣恬头套的锁扣,取下了第一
    层遮挡后,仅剩下眼罩部分,摒除一切虚妄,只剩得真实而赤裸的美,最后将护
    手霜挤在她的私处上,轻轻按摩。微凉的感觉让欣恬觉得舒服而熟悉,不一会就
    像火烧一般,扭动起来,这如描似削的身材,怯雨羞云的情意,举止投足的娇媚,
    毫无疑问,眼前这个人确定本尊无疑。
      虽说刘副总已经提前打了招呼,现场还是发出一阵又一阵无法抑制惊叹与议
    论声。若不是因为在公众场合,这些如狼似虎的男人们只怕早就扑上去了。
      刚才的一阵骚动让欣恬明显感受到周围的人应该有不少,这种强行被人环视
    的快感让她轻哼一声,被捆绑住的娇柔身躯迎着那些炽热的眼光不停微微扭动,
    由于现场的声音太杂太乱,她并没有分辨出这些声音,丝毫没有怀疑自己竟然就
    在平时工作的办公室内。
      「来吧,向我的这些老朋友介绍介绍你自己,是个什么样的骚货,说得好,
    就马上让你爽,说得不好就自己光屁股滚回去。」刘副总旁若无人的发出常人无
    法想象难堪的命令。
      「嗯?真的马上就让我爽吗?」欣恬全然不顾被紧缚着的身体,挣扎着急切
    地询问。
      「操,别乱动,你他妈要是把自己弄伤了老子不好向上面交代。说了让你爽
    就让你爽,妈的,我看没人操你你是一分钟都活不下去了。」
      「嗯我听话……谢谢刘副总,谢谢……」
      「我……我叫高欣恬,是一条变态的母狗,喜欢脱光了在外面做很多羞耻的
    事情,喜欢被浣肠,特别享受那种排泄的快感,但最喜欢的还是被男人的肉棒狠
    狠地操,被轮奸然后全都射在我的子宫里,啊~ !!受不了,请各位可怜可怜我,
    快插进来。」说完欣恬努力把大腿根分得更开,粉嫩嫩的耻肉已经开出璀璨的花
    朵。
      「她不是脑子有病吧,被别人搞成这样?居然还在谢谢!?」
      「这是真的……三观尽毁,不知道该说啥了,简直震撼。」
      「可怜余部长啊,从没做过什么坏事的好男人怎么就遇到了这种女人,真替
    他不值。」
      「余部长肯定压根就不知道这些事情,一定得替余部长好好出气。」
      「这就完了?你觉得这样的介绍能合格?」刘副总故意用不满的口气威胁。
      「对,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行,那我问问你,你被狗操的时候感觉爽?还是被你未婚夫操的时候爽,
    不许说谎,实话实说就行,只要有正当的理由,我不会为难你。」刘副总特地加
    大了音量,生怕没人听见。
      「……和……和狗做的时候更爽……」
      「为什么?」
      「哎……哎呀,我说不出口……这种事情……」
      「要是不说清楚,那我们就走了啊,你自己就躺这儿吧。」
      「不要走,别把我丢这里!那是因为……因为更喜欢狗屌把我一顿乱操,根
    本没把我当人,David太温柔,太文弱,一会就结束了,我还没舒服够。」
    欣恬鼓起勇气,带着哭腔大声说出心声。
      「嗯,这个理由倒是挺实在的,那你是自愿和狗做爱的吗?如果现在让你选
    狗或者你的David做爱,你选谁。」
      「嗯……是的,是我自愿选择和狗做爱……别问了,求求你,快点操我,很
    痒!」欣恬急不可耐地浪叫着献媚,本能地做出了选择。
      「高欣恬!!!」娟子气得实在忍无可忍,怒吼一声从人群中冲出去,满怀
    愤恨一把扯掉欣恬头上最后的遮羞布,刚想一巴掌打过去,被刘副总赶过来拦住。
      「哎呀,别这样,消气消气,原本在世上就有两样东西不能直视,一是太阳,
    二是人心。真不怪你,也不怪David,我们都只是被她的外表骗了而已,这
    个女人真的特别会装。」
      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吼和刺眼的光让她一时没反应过来,在短暂适应之后,首
    先映入眼帘的,是娟子满脸泪痕而震怒的脸。
      迎面而来的还有朱赟洁、加小楠、杨红、朱美丽等等。一个个熟悉的名字,
    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一股脑的往脑子里钻。
      欣恬惊恐地不断向四周张望,死也没想到居然自己回被带回到办公室,更没
    想到刘副总所谓的朋友,都是她最熟悉不过一张工作台上的同事。而刘副总正和
    那些熟悉的人有说有笑,还不断对着她指指点点,仿佛在介绍她身体的每一部分。
      此时她面如土色,脑袋嗡一下就炸,产生撕裂般的疼痛,一对饱满巨乳正剧
    烈的起伏,巨大的心理冲击下堵得呼吸都觉得困难。藏匿于心中的魔鬼,变态而
    真实的自己就这样生硬直接地摆放在自己最不愿见到的人们面前。
      以前那些熟悉而正直的人,一幕幕把她捧在手心里宠爱的画面,那曾经能深
    切能感受到的温暖,如今正变成了恶魔在狞笑,仿佛是一把利剑在猛刺最后摇曳
    不定的坚守。如今,除了一死了之,真的不知道怎么去接受这个现实。
      而此刻周围的人却是在羡慕,羡慕这第一个上前去揭示这个变态女人的人,
    争到了排头的位置,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不笃定而后悔不已。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这不是真的,药,对!我是被
    涂了春药,他们强迫我,我是被逼的!」欣恬疯狂的摇头崩溃地哭叫,拒绝接受
    这种事情,可身上的一切感官都在告诉她,这就是最真切的事实,自己正躺在D
    avid所在部门的办公室的中间,几乎一丝不挂,露出自己的一切任由同事们
    玩赏。
      「欣恬姐,事到如今不用再说了,刘副总只是涂了点护手霜而已。」
      欣恬发现在自己胯下的中间,王技术正蹲在那里鼓着眼睛恶狠狠地观赏眼前
    自己的媚肉,仿佛想把每一丝一毫的细节都刻进自己的脑袋里。他用手轻轻从捧
    起柔软的臀肉,感受这种绝无仅有的光滑细腻。
      「好香!!」王技术自言自语地说着,用鼻子靠近那条艳美的细缝,透过最
    初清甜,随之来而的是私处腥咸酸涩的成熟味道。
      「不行,求求你不能这样,我是你上司的未婚妻,是你的同事,不能这样,
    快清醒一点。」欣恬彻底奔溃发出悲痛的呼喊,拼命扭动着拒绝,企图唤醒王技
    术的良知,可是自己被紧紧捆绑的状态,处于这种淫霏气氛的大伙,这种地步已
    经不可能停手了。
      王技术根本不为所动,轻轻拨开婴儿头发般细绒的阴毛,看着眼前的肉缝在
    透过窗外阳光的照射下闪着淫光微微蠕动,感动地都快流泪了。「欣恬姐,我们
    终于能接吻了。」于是不管不顾地对准欣恬的耻户一口吸了上去。
      「咿呀哈!哼,嗯……」言不由衷的拒绝立马转变成饱含感情的哼叫。
      「快看!各位注意观察这个骚逼,刚刚还在拒绝,现在立马开始享受了。」
    刘副总在一旁认真的解说。
      「嗞嗞,欣恬……姐,咕噜,你……水好多……有这么舒服吗……喝不完了
    ……但,但不能浪费!」王技术像水蛭一样,完整地降整个阴户包在嘴里用力吸,
    每一次对阴核温柔的玩弄都会引起阴道一阵阵收缩,而后再努力用舌头钻进肉缝
    深处,不停搅拌,让粗糙的舌苔剐蹭光滑的阴道壁,让她喷出更多的淫汁。
      「操,小王……你快一点,我们还排着队等着啊……」
      腥咸的黏液不断涌出,唇齿之间全是欣恬荷尔蒙的味道,王技术舔了舔嘴唇
    仿佛根本没听到别人在说什么,刚想继续,就听见欣恬高亢的一声尖叫,原本一
    张充满知性美的脸变得潮红紧蹙,半张着嘴继而发出崩溃的哭声,小腹再猛地一
    收,大腿根奋力往上一翘,「嗞、嗞」一声急促的轻响,从翻开的肉花深处剧烈
    地喷射出大量淫汁,射得又高又远,折射出阳光的点点星闪,显得唯美浪漫,而
    后坠落,溅了王技术一脸,连衣服都快弄湿不少。
      「哇!厉害!」
      「叹为观止!第一次亲眼见到女人潮喷了!」
      「欣恬姐真的了不起!我的天……」
      「这叫射液,在高潮到顶点的时候才会有少之又少的女人能办到的事情。高
    欣恬是天选的女人,这种变态的体质,也是天生就有的,无法通过后期调教学习,
    所以她从一开始,从骨子里就是个贱婊子,是个把高潮当成一切的女人。」从刘
    副总的表情看得出,明显也跟着有些兴奋。
      「……」站在一旁的娟子同样觉得很震惊,身为女人,完全清楚自己的好姐
    妹此刻是多么的愉悦舒服,果然,身体才是最坦诚的,自己为被她欺骗这么久,
    而深感愤怒。
      「欣恬姐?你?你刚才高潮了吗?!!」王技术异常地兴奋,亲力亲为让自
    己的女神高潮对他而言,是无上的荣誉。
      王技术慢慢抬起她满是泪痕的脸,微微睁开的双眼满是陶醉的色彩。他温柔
    的唇落于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借着她高潮的余韵,
    勇敢地贴那让他朝思暮念的柔软之上。
      「唔……」她高潮失神的状态中,就被吻住双唇,虚无的感觉使欣恬禁不住
    使努力抬起头迎合。
      王技术一手抚摸着她的脸,无视她微微的挣扎,一手轻轻玩揉着巨大的乳房,
    四瓣红唇紧贴在一起,她不再挣扎,闭上双眼、仿佛享受着王技术的温柔,更加
    深了这个吻……
      王技术心里有那么一瞬是狂喜的,终于征服了自己的女神,把这美色吃到了。
      「你他妈在磨蹭啥?当是你媳妇呢?快点换人!人还多着呢,草。」
      「急什么,我还没操她呢!」
      「哎!你他妈讲不讲道理?不服单练?让你第一个上她,你偏要慢慢玩怪我
    喽?她高潮了就算一轮,我说了就算!」常年健身的李围,还故意的秀了秀满身
    肌肉,
      「李哥说得在理,李哥排第二,我排第三,不过我补一条,自己射了也算下
    一轮,没问题吧?你要是不服,找我单练也可以。」候小飞心理也急,帮着李围
    催促。
      「行!你……你们……行!你们快点!我等下一轮。」身形孱弱的王技术自
    知不是对手,一个是健身达人,一个是部队转业,谁都不敢惹,这种公司「福利」
    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愿意放过,只能悻悻地让出了位置。
      「这样吧,人还很多,一会要的余部长回来了就不好了,你们两人一起上吧。」
    刘副总安排了一下。
      「3P!好注意!我都没试过!」
      「嘿嘿嘿,这个好,就是不知道欣恬姐受不受得了,我的东西有点大。」
      「得了吧,黑人的她都能全吃下,你这算什么?稍等,我先把她毛剃了,干
    干净净的看着舒服。」
      「贱婊子不要扭,要是弄伤了,你怎么和余部长解释?」刘副总拿起早就准
    备好的工具,很熟练地将欣恬的阴户打理得白白净净,如此一来更没有遮挡更显
    得稚嫩美丽。
      「刘副总技术真好,把欣恬……这个骚逼治得服服帖帖。」王技术扶了扶眼
    睛,一面奉承,一面把欣恬被刮掉的阴毛全都收集起来,装在了自己的眼镜盒里。
      刘副总一看笑得不行,「哟,还当宝了,慢点,没人和你抢,以后给这贱婊
    子刮毛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谢谢刘副总!谢谢领导!」
      「行了行了,收拾干净就去一边等着。额,那你们?需要回避一下吗?」刘
    副总转头看着后面的几个女同事。
      「不用,我就是要亲眼看看这个骚货到底贱到什么地步。放心,我会保密。」
    娟子恶狠狠地说。另外的几个人看到娟子都这么说,也都打消退意。
      「求求你,放了我……现在还在上班,你们不能这样……」欣恬从高潮中回
    头神,虚弱地哀求。
      「呵,上次你害我被考核了大半个月工资,我可要好好的报复。」
      李围的面孔上露出凶狠的笑容,从办公室冰箱里拿出两个罐装运动饮料,其
    中一个交给候小飞,随后一饮而尽。
      看着眼里露出绝望与幽怨光泽的欣恬,李围用手背擦拭着嘴角,分外开心。
    刘副总在桌上早就准备了很多没有看过的道具,从没实施过虐待他更是有了一份
    期待,更何况面对的是自己的同事,自己上司美丽的准人妻。
      欣恬好像放弃一切似的软棉棉的一动也不动,露出雪白的喉头,把脸偏向一
    旁,默默流着泪,美丽的黑发也跟着垂下去,看到到嘴的美肉,李围与候小飞相
    视一笑。
      「小飞,怎么搞?你说!」
      「把她先放开干一次吧,老子可憋了好多天了,嘿嘿!搞完了再捆上。」
      同把手捆在一起绳子被松开,双手恢复了自由,脚还是处于被紧缚住无法合
    拢大大的M字形状,候小飞将她从胯下直接抱了起来,直接走到办公室的门口。
    这种单向玻璃的设计,让他可以一边清楚看到外面的情况,一边放心的操这个美
    人,这是侦察兵的基本素养。
      不过,虽说是单向玻璃,要是室内的光线够强的话,外面也是可以隐隐约约
    看到里边的情形,这种危机感,何尝不是一种情趣。
      「来!自己用手把我搂住,免得一会掉下去摔了老子可会心疼你这美人。」
      欣恬知道可能被外面偶尔过路的同事看到,却也只能认命地用双手穿过候小
    飞的脖子,像拥抱情人一样,紧紧地用乳房与他的胸口贴在一起。
      李围也脱去上衣,露出强韧的肌肉,在从裤子里拨出已经完全勃起的肉棒,
    把口水涂在手指上,然后涂在欣恬的肛门上。
      「不要在那里……」
      欣恬知道李围的企图,用软弱的声音哀求。
      「不要逗我,欣恬姐,你的那些丑事我们都知道,早就三通了,玩得那么开!
    狗都可以操你,我就不能玩玩你屁眼?」
      李围不停地用手指在她屁眼里挖弄,不一会肛门口的肉就被搞得向外翻出,
    李围把龟头对正肛门上,欣恬无法抵抗,只有软棉棉的摇头,溢出油脂的雪白屁
    股还在蠕动。李围配合欣恬的呼吸,趁肛门松弛的刹那,用力顶入龟头,除洞口
    有一点紧以外,里面是很容易插入肉棒的。
      「咿呀!!!」没有经过充分润滑的强行插入,让欣恬感到撕裂般的疼痛。
      「裂!裂开了……」
      强烈的挤迫感从腹部传到喉咙,欣恬用力挣扎,没想到还剩下这样大的力气,
    李围很对她这样激烈的反应感到欣喜,慢慢开始抽插肉棒,括约肌的强大的收缩
    力几乎要把肉棒的根部夹断,这种强过阴道数倍的紧致感,使李伟舒爽到了极点。
    每一次用力挺入,欣恬的身体都会往上紧紧地收缩,快要昏迷过去。
      「走旱路,虽然入口紧,但是里边还是很滑,受不了!」李围不断赞叹。
      「唔……」
      候小飞仿佛也感受到欣恬无穷的魅力,也配合着很轻松地顶进媚肉的深处。
      紧,滑,暖,女人的所有温柔都集中在这小小的私穴以内,这种顶级的包裹
    感绝不是自己在外面花钱嫖娼所能比的,候小飞舒服地眯起了眼睛,慢慢配合着、
    交错着来回抽插,
      「这骚娘们,真爽,看样子我们还没过瘾她就会泄了。」候小飞一边喘着粗
    气,一边说。
      欣恬已经完全进化为肉欲的奴隶,二个人开始默契的攻击,候小飞一只手撑
    着欣恬,另一只手抽出来玩弄从包皮凸出的阴核,而李围折慢慢在精致乳头旁划
    圈,欣恬被折磨到发不出各种不同程度的声音或嘤嘤而泣、或高亢浪叫,自尊心
    也完全粉碎。
      尽管如此,欣恬的身体还是对男人的玩弄有强烈的反应,这完全是本能地肉
    体的深处引起快感,在不能喘气和呻吟的情形下,欣恬的快感逐渐升高,这就是
    女人的身体……
      李围的动作突然变得急促,欣恬也好像配合着屁眼里的动作使自己更加紧张,
    不一会儿就感到后面火热的喷射。
      「呃……爽……!!!」李围大叫一声,悉数射进了她的后庭最深处。
      候小飞丝毫没有泄精的意思,一边不紧不慢得抽插,一边喘着气打趣,「李
    哥……才2- 3分钟,这么快就完事了?得保养身体啊。」
      「不……不是,这……太,太爽了~ 没忍住,哎呀,真不怪我,欣恬姐的屁
    眼太紧了,又会夹,真受不了,不信你一会也来一发。」李围一边尴尬地笑一边
    不舍地拍了拍她丰满的屁股。
      他慢慢将萎靡的阳具抽了出去,无法闭合完全的肛门变成一个血红色的肉洞,
    浓稠的白浆正慢慢顺着滴了出去。
      「下一个打算来?抓紧时间!」
      「我草……这屁眼里全是李围的东西,这谁玩得下手。」
      「洗都不洗,太他妈恶心了吧,欣恬姐一天到晚这么搞的吗?」
      「你看她杂志里拍的那些写真,这根本不算什么好吧。」
      「尼玛,我都不知道该说啥了,没想到她能变态到这地步,眼见为实啊。」
      「这么搞也不怕得病……」
      「放心吧,她的身体有专人在负责,比你们可健康多了,之所以今天活动安
    排在这里,你们的体检报告公司都清楚,那方面没问题,放心玩就是了。」
      「我!!!我来!!!我先来!!!」王铮一看没人愿意上,立马站了出去。
      下半身的候小飞还在继续,而王铮也赶过去,紧扒住了欣恬的大腿根从后面
    一个劲儿地往屁眼里插,脸皮红红的,嘴里含混不清的「呃呃」直叫,光是被人
    看着自己操她就像是已经爽翻了天。
      性交、肛交、性交、肛交!
      他现在的脑里、眼里、心里所浮现的都是这两个下流的词。
      王铮是第一次这样随心所欲的搞女人,更何况还是个心不甘情不愿,自己心
    中的女神、上司的未婚妻,。
      男人的心里其实多多少少都会隐藏一些兽性与犯罪欲的,越是闷骚爆发出来
    就越是可怕。正巧今天又遇到这样的情况,再加上身边有刘副总已经背后的势力
    团罩著,一向正经八百的技术员也愈发胆子大了起来。
      「欣……欣恬……好舒服……好舒服!干你!干你!」
      刘副总一旁讶异的望著自己平时人模狗样的技术员,没想到这小子疯起来真
    是什么都敢说,敢做。这若是放在平时,王铮是连个「妈的」也不会轻易吐出口
    的高材生乖宝宝。
      平时他们哥儿几个出去鬼混喝花酒,这家伙都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脚底抹油
    溜掉。今天若不是打着公司福利的旗号将他带过来,恐怕这家伙现在已经在家里
    对著一大堆英文报表整理数据呢……
      哼,呆子就是呆子。刘副总笑着摇了摇头。
      欣恬在两人的夹击下,发出好像从肚子里挤出来的哼声,又一次泄了。在无
    底的黑暗中,不断的有快感的火花爆炸,在一波接一波强烈的高潮漩涡中,她感
    受到舒畅的屈服的喜悦。
      从一早到现在,欣恬受到这群人彻底的凌辱。肉棒插入阴道和肛门里,全身
    受到蹂躏,不只一次不顾一切发出达到高潮的欢喜声音。男人们似乎不会疲倦,
    就在她的眼前吃着外卖,大口喝着饮料,然后一再不停的玩弄欣恬的肉体。
      办公室内充斥在空气清新剂和淫臭的味道,欣恬任由这些卑劣的男人奸淫。
    头脑早已经空空的,只有肉体本能的还在接受一轮又一轮男人。
      「操,快点,关灯!!操你妈,那边的别录像了,赶紧把窗帘全拉拢!」S
    teve虽然正在享受这绝美的触感,此刻也急得脸都紫了,一只手死死地捂住
    正在浪叫的欣恬的嘴,而她的表情立马犹如见了鬼一样。
      「哎哟!我操,姐~ 怎么突然又夹得这么紧,忍……忍不住了,都射给你!
    全都给你!」
      被欣恬半骑半趴在的身体上男人抱紧她的腰奋力往上顶,把自己全部的子子
    孙孙都送到欣恬的子宫里,「哎呀……舒服……好舒服,哈……要虚脱了……怎
    么了?出什么事了!?」
      「你他妈小声点,自己看不到门口吗?」
      「啊?完了。他怎么回来了……」
      「快点动手!别他妈磨蹭了!」
      办公室门口两米开外,David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那里,正比划着和马部
    长做工作上最后的交流,眼看就进来了,与此同时,里边淫荡的肉戏还正在上演。
      「完了完了,怎么办?死定了这下。」身下的人赶紧翻起身挣扎着穿衣服。
      如果被David发现自己正一丝不挂骑在他下属的身上,享受交合之欢,
    而且还是在他的办公室内,David这辈子都会被自己毁了。在这种巨大的恐
    惧感下,欣恬立即回过神,全然不顾后庭还插着Steve的阳具,紧张地吩咐,
    「你们赶紧把门堵着!别让David进来!」
      虽说有领导在场,有背后的势力保护,根本就没什么好怕的,但是这种事情
    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的未婚妻竟一直以来都被别人这么乱搞,无论哪个男
    人都会不计后果拼命的。
      Steve灵机一动,竟然将就自己正在后入的姿势,直接把欣恬死死地顶
    在玻璃门上,贴近她耳朵悄悄说,「骚货,你自己偷吃还怕被你老公发现吗?哈
    哈?你就这样别动,不然一会出事大家都不好看,嘿嘿嘿。你们再来两个人,把
    她压好。」
      欣恬就这样被几个男人活生生的将身体的整个正面都严实压住,紧贴在玻璃
    门上。如果玻璃门的另一头看得到的话,这一定会是一副最美的画面。
      David说完了工作上的事,拿起ID卡扫了一下,「滴……咔哒!」,
    门上的电子锁闪过一道应景的绿光,门开了,一推,竟纹丝不动,短暂的几秒后,
    门又自动锁上了。他又用力尝试了一次,依旧纹丝不动,把脸贴着玻璃门往里张
    望,好像一片黑,又好像是一个人的轮廓,可惜外面的光线太强,自己倒影的身
    影占据了绝大多数,将里边透出来的影子弄得更模糊不清。
      Steve插在欣恬身体里的肉棒,突然感到一阵抖动,然后一股暖流扩散
    到了下半身。而办公室内一片死寂,仿佛之前的喧闹淫笑都不曾出现过,唯一能
    听到的,就是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难道是锁坏了,被什么卡住了?」David又试了试,终于还是放弃了,
    摸出手机一看,都快下午1点了,都基本是关于工作的推送显示,欣恬和别的同
    事应该还在活动现场吧,都让她不要这么急就去工作,就是不听,算了先去吃饭
    吧,晚点再找人来修理看看。
      可David做梦也不曾想到,自己的未婚妻就离他仅仅几厘米的距离,正
    在被下属们无情地玩弄蹂躏。
      「走……走了?」
      「走了!吓死老子了!」
      「嘿嘿嘿,真他妈太刺激了!」
      「尼玛,老子心脏病都要发了!」
      「欣恬姐,感觉怎么样,要不要紧?」欣恬被放开之后,瘫倒在地上,王铮
    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脸,对自己的女神还是表示出关心。可她死了一样紧闭着眼,
    除了浑身在不自主地轻微痉挛,其他的刺激都不做出回应。
      「她没事,这婊子在装呢,你看!」Steve指着自己的裤子,又指了指
    办公室门上。那里水迹还正顺着往下滴,以至地上都留下了一摊,不停地抱怨。
      「妈的,就刚刚David靠过来往里看的时候,这贱婊子居然能高潮了,
    射了老子一裤子,我他妈躲都没法躲,又没带换洗的衣服。这下悲剧了,要是不
    知道,还以为我尿裤子了,我草。我就说,要是在David面前操她,她高潮
    来得更快!真是个变态到极点的女人,赶紧拿拖把拖一下,都流到外面出去,草,
    也亏得David走得及时,要不然就被看到了。」
      曾经的她就像公主一样,受到万般宠爱,可惜现在的美貌、才华都变成了笑
    话,她只能尽力张着吃饭的嘴巴,去伺候被人撒尿的鸡巴,忍受别人用卵蛋和肉
    棍,肆意的拍打自己美丽的脸,用自己的绝色和清纯,去换取别人给予的满足和
    舒爽。
      办公室内,又爆发出一阵无比欢乐的嘲笑声。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